正是文化傳承的需求,才得以產生筆,而也因為筆,文化才得以被流傳,更是多少古人醉於文字裡,死於墨硯中.

而現代對於筆有著最大忠誠的武士-余光中,他直白說道:「用手寫字對腦好.」

 

即時現今我們拿起手機,噠噠噠打字飛快又方便快速,但提起手寫字總是卡卡,更是一般沒人情味,沒有一絲人的溫度.

我們說的那種溫度,是對周遭,對人生的一種熱情,或是一種發洩,能讓人的情感真正被得以傳承.

如同,

李清照在「一剪梅」 下闋中寫到:『花自飄零水自流.一種相思,兩處閒愁.此情物既可消除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.』

詞語淺白,卻能透過筆傳達當時對於夫君的強烈的思念,甚至能讓畫面真真切切展現在我們的眼前:柳眉才剛剛舒展開來,心頭卻又見翻騰.

 

更見杜甫寫的「春望」,『感時花濺淚,恨別鳥驚心.』

輕輕地以物擬人,寫下當時對於國破家亡深刻的感慨及折磨.

雖說文字的力量強大,然而筆的力量在於他能讓文字適當地發揮當下的情感濃烈.

 

詩人常於透過筆鋒的轉折,表達情感上變化,除了文化得以被後人流傳,人的情感也因此被留存了下來.

 

所以才說,筆的存在意義不只是文化的傳承,更是文化的編織者.